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勇健 的博客

向现实猛进,又向梦境追寻。

 
 
 

日志

 
 
关于我

1973年10月生于福建省福清市。2003年毕业于东南大学艺术学系,获博士学位。现任教于厦门大学中文系。已出版著作有:《永恒的偶像——关于雕塑》(厦门大学出版社,2002年),《作为艺术的舞蹈——舞蹈美学引论》(百花洲文艺出版社,2006年),《创造的奥秘——李维祀雕塑艺术研究》(岳麓书社,2007年),《我看易中天》(四川大学出版社,2007年),《艺术原理新论》(学林出版社,2008年)。

网易考拉推荐

小鸥三岁/缘起  

2007-01-20 13:40:22|  分类: 小鸥三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予也有三年之爱于其父母乎?”

孔子说:“宰我难道没有得到父母三年的爱护吗?”宰我就是“予”,他是孔子的学生。宰我曾向孔子请教为什么一定要守丧三年。他认为“三年之丧”太久了。孔子反问,假如你在父母去世之后的三年里,食稻衣锦,花天酒地,寻欢作乐,你心里安不安?宰我说:“安。”孔子说:“汝安则为之!”孔子显然认为,死的道理来源于生的道理,“三年之丧”的依据乃是“三年之爱”。守孝三年只是心理感受的问题,而并没有什么理智上的理由。既然宰我在心理上并没有感到不安,自然不必强求他守孝三年。宰我出去后,孔子很不高兴,认为宰我麻木不仁,没有感觉,说了上面那句话:“予也有三年之爱于其父母乎?”

现在看来,坚持“三年之丧”确实没有什么道理。所以孔子在这方面的论述不再有什么价值,我们可以不去管他。但是孔子所说的“三年之爱”,却是实实在在的。其实,“三年之爱”,孔子有,宰我也有,任何一个儿童都有。

在中国人心目中,“三”是一个特殊的数字、吉祥的数字;三年或三岁,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关键时刻。三岁之前,是孩子与父母的关系最为密切、情感最为深厚的时期。在这三年之中,父母和孩子其实不分彼此,融为一体。三岁之后,对孩子来说,意味着他已经是一个相对独立的个体;对父母来说,似乎意味着可以暂时松一口气,可以从长期以来寸步不离的守候、无微不至的关怀和劳累不堪的照顾当中摆脱出来。

我们的儿子小鸥三岁了。

小鸥三岁以前,我们只知道要把他带大,尽可能把他培养成才,却从来没有意识到他给我们自身带来的影响是多么巨大。小鸥刚刚来到世界上,一个新的爸爸和一个新的妈妈便也随之出现在世界上。世界因此面目一新。生命的奥秘活生生地展现在我们面前,我们觉得这简直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一个来自上天的启示。我们不仅仅观察着这个奥秘,而且投入到这个奥秘当中。三年以来,我们共同参与了创造生命的神秘过程。有时感到困惑,有时难免烦恼,但更多的时候是快乐。在困惑、烦恼和快乐之中,我们似乎领悟了一点东西。随着领悟的东西逐渐增多,我们自己也发生了难以想象的变化。因此,不仅是我们塑造了小鸥,小鸥也反过来塑造了我们。三年中的无数感受,让我们深深地意识到:

不能知儿童者,必不能知人;不能爱儿童者,必不能爱人。

因此我们决定,从现在开始记录小鸥三岁以来的生活、成长和教育,以及他对我们的启示。我们记录的重心是小鸥三岁时的故事,但不仅局限于小鸥的现在,有时也回顾小鸥的过去。我们没有预先信奉某种幼儿教育的理论——不管是卢梭的还是沙莉文的,是卡尔·威特的还是蒙台梭利的,而只是“观看”,只是“凝视”。我们不仅从外部观察,而且深入小鸥的生活,和他亲密相处,亲身经历生命的不断涌动的波澜和生生不息的力量。

既然是记录,则不免有许多琐碎的细节。也许这些细节只有自己的父母才会感到兴趣。但是假如我们想深入儿童的世界,就不能不通过无数点点滴滴、琐琐碎碎的鸡毛蒜皮。在理解儿童方面,几乎所有的细节都不是无关紧要的,几乎所有的细节都不是毫无意义的。儿童的心灵通过一系列的细节逐渐成形并显示出来。孩子的事情细节或者有所不同,但其中的道理是一致的。尽管我们记录的只是自己的儿子,只是亿万个儿童中的一个,但我们愈是深入其中,就愈是发现所有的儿童其实都是相似的。了解了一个儿童,就等于了解了全部的儿童。因此,我们并不认为这里所记录的东西仅仅是一些“特例”。相反,应当说所发现的细节越是特殊,越是个别,就越是某种普遍性的意义。

有些细节在小鸥的生活中有如灵光一现,转瞬即逝。也许在他自己的生命中,都不可能再次重复其中的某些言行,所以我们的记录,就好像苏东坡所言:“作诗火急追亡逋,清景一失后难摩。”我们抢着记录这些东西,将它们保留下来,也不知道到底是丰富了小鸥的生命,还是丰富了我们自己的生命?

我们的目的是客观描述,而不是向壁虚构。这里所记录的小鸥的故事,至少百分之九十五实有其事,另外百分之五可能是虚构。但这一点虚构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第一,有些故事出自回忆,一般的记忆往往比较可疑,而我们对小鸥的回忆尽管真切,也不免有所取舍。第二,出于叙述的需要,不得不进行切割、联系、组织、安排;要把生活变成文字,这一点是必要的。但不管怎样,我们已经尽一切可能来使自己的描述趋向真实。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