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勇健 的博客

向现实猛进,又向梦境追寻。

 
 
 

日志

 
 
关于我

1973年10月生于福建省福清市。2003年毕业于东南大学艺术学系,获博士学位。现任教于厦门大学中文系。已出版著作有:《永恒的偶像——关于雕塑》(厦门大学出版社,2002年),《作为艺术的舞蹈——舞蹈美学引论》(百花洲文艺出版社,2006年),《创造的奥秘——李维祀雕塑艺术研究》(岳麓书社,2007年),《我看易中天》(四川大学出版社,2007年),《艺术原理新论》(学林出版社,2008年)。

网易考拉推荐

小鸥三岁/不吃饭  

2007-01-20 14:39:46|  分类: 小鸥三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吃饭

 

 

小鸥吃晚饭的时候,表现不好。可能是因为晚饭前吃了几粒巧克力,所以一点不饿。他在饭桌上一会儿玩玩这个,一会儿动动那个,挑三拣四,嫌七嫌八,就是不想吃。

妈妈恼火了,质问小鸥:“你到底想不想吃饭?”

小鸥回答:“不想。”

妈妈说:“你现在不想吃饭,等晚上肚子饿了也不准吃东西。”

小鸥说:“好。”

妈妈说:“只能喝水,连饮料和牛奶都不能喝。你想好了?”

小鸥说:“想好了。”

于是妈妈让小鸥从饭桌上下来。

过了一个多小时,小鸥跑进厨房里。一直在观察他的爸爸跟进去看他想干什么。小鸥看见爸爸就说:“我想找水喝,妈妈说可以喝水。”妈妈听了在外面喊:“刚才已经喝过了。”小鸥在厨房转了两圈,看到一碗吃剩的米饭,便自己端了出来,放在客厅的茶几上,想吃。爸爸妈妈都制止了,将那碗米饭收了起来。小鸥当时也没有什么异议。

晚上躺在床上讲故事,小鸥一直心神不宁,烦躁不安,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一会儿说鼻子里有鼻涕,一会儿又嫌滴耳朵的药水太凉。哼哼唧唧,哭哭啼啼。

妈妈问:“小鸥,你是不是有一点不舒服?”

小鸥说:“是。”

妈妈问:“哪里不舒服?”

小鸥说:“肚子不舒服。喝水喝太多了。”

妈妈问:“肚子还有没有不舒服?有没有一点饿?”

小鸥说:“饿!”

妈妈问:“你知道为什么肚子饿吗?”

小鸥说:“不知道。”

妈妈说:“因为你在吃饭的时候不好好吃。现在就饿了。现在你能不能吃东西?”

小鸥说:“不能。”

爸爸听得心中一软,当场就想给小鸥拿米饭来吃。看了妈妈一眼,见妈妈没有表示,于是咬一咬牙,说:“小鸥,现在你知道了?不好好吃饭只能饿肚子。吃饭的时候不吃,就永远也没有饭吃。”小鸥点头说:“知道了。”爸爸又向妈妈说:“不要紧,饿一个晚上没事。”其实这句话是对自己说的,唯恐自己的决心不够坚定。估计下面还有一场拉锯战,所以爸爸说完这句话,就出去到自己的书房工作了。

爸爸在书房里,竖起耳朵听声音,不一会儿就听到小鸥的哭声和妈妈的训斥声。此时姥爷姥娘已经看完电视了,一边洗脸刷牙,一边唠唠叨叨:“以前我们尽着小鸥吃,也没见得把他吃得笨了。现在不让他吃饭,就能使他变聪明了?昨天还让他吃面包,今天连面包都不让吃了!真不知他们是怎样教育孩子的!”

爸爸听在耳里,心里更烦。想去对姥娘说,这事情和小鸥的是否“聪明”没有关系,只和小鸥的纪律感和道德感有关;不是智力的问题,而是道德的问题。却又知道不但说了也是白说,没准还要伤害老人的心。老人总是自以为看过一大堆孩子,经验丰富,对儿童教育很在行。所以当老人的教育观念与子女发生冲突时,往往非常盲目地固执己见。特别是在溺爱孩子方面,老人几乎出自本能。曾经有过好几次,爸爸不让姥爷给小鸥胡乱买东西吃,但姥娘认为既然是小鸥爱吃,小鸥要求买的,又不是多么不好的东西,怎能不买?便当着爸爸的面,以议会主席之权、百胜将军之威、排山倒海之势,喝令姥爷出去买了回来。每次爸爸妈妈训斥小鸥,一看见小鸥大哭,姥爷就心疼,就想用什么QQ糖之类的来哄他。可是如果在教育孩子方面,大人们不能达成共识,一致行动,而是各有各的主张,各用各的方式,那只会使所有的努力成为徒劳。总之,爸爸深知,不管是姥爷姥娘还是爷爷奶奶,老人是教育不好孩子的——这几乎是关于幼儿教育的一条公理。

所以爸爸决定不说话。但是心里越发难过,不知如何是好。正自难受间,忽然听到小鸥在喊:“爸爸!”方疑心听错了,小鸥又喊:“爸爸!”爸爸这回听清了,急忙过去。

只见小鸥从被窝里坐了起来,精神抖擞的样子。妈妈在旁边冲着爸爸笑。

小鸥问:“爸爸,有什么好吃的东西吗?”

妈妈说:“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坚持不住了。小鸥太可怜了,他的眼泪一直就没有干过,眼睛一眨就是一串眼泪,你看他的眼睛都那么红!我刚才教育了他一番,让他明白以后吃饭的时间不好好吃饭就要没饭吃,要饿肚子,让他明白今天之所以还给他吃,是因为他现在正生病,耳朵疼。所以今天就照顾一下,以后就没有这么好了。”

看到平日在这类事情上最坚定最不可通融的妈妈也心软了,爸爸当然更没有意见。非但没有意见,暗地里还有一种正中下怀、正合我意的感觉。爸爸说:“小鸥,今天爸爸妈妈是看到你生病,只是照顾你一下,以后可不会再照顾你了!你明白吗?”小鸥说:“我知道。”爸爸又问:“小鸥,你想吃什么?”小鸥说:“米饭,还有榨菜。”爸爸赶紧用开水烫了米饭,又在微波炉里热了二十秒,携了榨菜,端到小鸥面前。

小鸥大喜,狼吞虎咽,吃得风卷残云,落花流水。妈妈说:“就像流浪汉一样。”眼角已有了泪花。爸爸看在眼里,心里翻翻滚滚,百感交集,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