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勇健 的博客

向现实猛进,又向梦境追寻。

 
 
 

日志

 
 
关于我

1973年10月生于福建省福清市。2003年毕业于东南大学艺术学系,获博士学位。现任教于厦门大学中文系。已出版著作有:《永恒的偶像——关于雕塑》(厦门大学出版社,2002年),《作为艺术的舞蹈——舞蹈美学引论》(百花洲文艺出版社,2006年),《创造的奥秘——李维祀雕塑艺术研究》(岳麓书社,2007年),《我看易中天》(四川大学出版社,2007年),《艺术原理新论》(学林出版社,2008年)。

网易考拉推荐

《红色娘子军》印象  

2007-02-10 11:37:13|  分类: 文艺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色娘子军》印象

 

 

早就听说中央芭蕾舞团重新编排《红色娘子军》。昨天,有一位朋友突然给我送来了厦门会堂的门票,使我终于有机会一睹庐山真面目。我平生第一次在剧场观看的舞蹈,也就是这个《红色娘子军》。初次观看剧场舞蹈的经验,当然是比较宝贵的经验,有一些印象或感想,也就值得记录下来。

我们总是自觉或不自觉地带着某种预先的判断去接近艺术作品的,当我们的先期运思与眼前的作品越来越接近,直到最终达到某种奇妙的融合时,我们就说这是一种“审美经验”。在完美的审美经验中,作品印证了观念,观念获得了实现,就像戒指和手指契合无间、恰到好处。只有在我们体验到了审美经验的时候,我们才可以说这个眼前的东西是“艺术作品”。那么,我在观看《红色娘子军》的过程中可曾获得审美经验?

这就很难说。经验是有的,但要说是或都是舞蹈审美经验,却也未必。

首先我怀疑,这个《红色娘子军》究竟是“舞”还是“剧”?这个感觉或疑问显得有些愚蠢。不是么?《红色娘子军》本来就是“舞剧”。舞剧么,既是“舞”也是“剧”,有时“舞”的成分多一些,有时“剧”的成分多一些,需视其具体情况而定。对于舞剧一定要分清到底是舞还是剧,那不是多此一举吗?

但我想事情并非如此。舞剧,并不是舞蹈和戏剧的不同比例的分配,更不是舞蹈和戏剧的不伦不类的拼凑。其实,“舞剧”并不是与“歌剧”、“话剧”等并列的一种戏剧形式,它之所以被称为“舞剧”,只不过是由于使用了一些戏剧性情节罢了,至于它的动作,则仍然是本色的舞蹈动作。所以“舞剧”是“舞”而不是“剧”。欧洲的舞剧一贯地被统称为“芭蕾”。许多著名的和经典的舞剧根本不存在什么归属问题,比方说《天鹅湖》,我们立刻便可以断定它乃是不折不扣的舞蹈。只有那些不成功的“舞剧”,我们才无法判定它的身份,才要追究它到底是“舞”还是“剧”。我们之所以觉得《红色娘子军》的归属有了问题,那只是因为它的动作编排出了问题。

我的第二个怀疑要来得具体一些,那就是:这个《红色娘子军》究竟是“芭蕾”还是“哑剧”?在我看来,《红色娘子军》不是芭蕾。芭蕾么,无论如何都要有点芭蕾的样子,比方说浪漫、抒情、梦幻、缥缈、超越现实等等。然而这些东西在《红色娘子军》中一律付之阙如。当然,《红色娘子军》大量地使用了脚尖技术。但问题在于,《红色娘子军》徒具脚尖技术之外在形式,而无脚尖技术之内在精神。无论是浪漫和抒情,还是梦幻和缥缈的“非现实”,《红色娘子军》是完全不具备的。相反,它倒是“现实”的可以。《红色娘子军》不但再现了一个复杂的故事,而且试图制造“似真”的效果,舞者似乎不是在“跳舞”,而是在“做戏”。很多动作都是现实动作的直接照搬,与其说是舞蹈动作,不如说是哑剧动作。众所周知,哑剧动作作为“模仿性”的动作,是最现实不过的了。

我不知道原本飘飘欲仙、宛若精灵、如梦如幻、超凡脱俗的芭蕾舞,用来表现类似《红色娘子军》这种现实的、革命的、政治的、世俗的题材,到底是芭蕾的幸运还是不幸?是芭蕾的提升还是芭蕾的堕落?是芭蕾的新生还是芭蕾的末日?

其实,问题的关键还是在于对舞蹈动作的理解。

《红色娘子军》很难说已经达到对舞蹈动作的充分自觉。在我看来,舞蹈动作是抽象性动作,它不具备精确模仿或忠实再现客观现实的能力。一旦《红色娘子军》在再现现实方面用力过多,就不免要在舞蹈动作方面有所牺牲。比如,第五场“黎明前——山口阵地”中,我们看到的是非常真实的战斗场面,其真实感直追戏剧,动作并没有多少舞蹈的成分。舞蹈动作又是象征性的动作,它擅长于抒情,或者制造一种气氛,“使内心图景可视化”。正如物质是精神的表现,动作乃是心灵的象征。所以,强调舞蹈动作,其实也就是强调舞蹈作品的心灵层面。

这正是我对《红色娘子军》的第三个怀疑:到底是要“动作”还是要“心灵”?恕我直言,《红色娘子军》简直“只有动作没有心灵”。即使偶尔用些许动作来象征内心的变化,也往往浅尝即止,半途而废。比如第六场“黄昏——南霸天的后院”,红军节节胜利,步步进逼,南霸天惊恐万状。此时编导本来可以大做文章,设计出丰富的动作将南霸天的内心呈现出来,所谓“艺术性”,也就表现在这一点点关键的地方了。然而我只有失望。与我一起去观看的朋友说,这个舞剧不能打动他的心灵,看了不会感动。我说,心灵只对心灵说话,如果你不曾被打动心灵,那只是因为这里本来就没有心灵。

“只有动作没有心灵”不是舞蹈,而是体操。当《红色娘子军》将心灵放逐于动作之外时,或者说,当《红色娘子军》将舞蹈动作放逐于作品之外时,它所带来的补偿性后果至少有两种:一种是大量地将哑剧动作程式化,给人十分生硬刻板造作的感觉;一种是过多地将注意力放在体操、队列的行动之上,比如各场均有的“群舞”(其实已不能算是群舞了),这些外在于心灵的动作显然是过多而无用的。顺便说说,心灵的缺席,乃是中国当今大多数艺术创作的一个通病,不独舞蹈为然。

总之,我在《红色娘子军》中几乎没有感受到什么“审美经验”。那么其他的观众又是如何?我倒是不时地听到周围的掌声,可这些观众都是在什么时候鼓掌呢?比方说南霸天的手下争夺银钱时,比方说洪常青在临死前摆出一个英勇不屈的姿势时,比方说南霸天终于命丧黄泉时。这是伦理判断而非审美判断,这种判断针对道德而非艺术。观众的掌声并不代表他们获得了审美经验。

尽管《红色娘子军》没有什么艺术价值,但它却不是毫无价值。它还是值得一看的。至少它能够让我们接受一种历史文献式的教育,了解这部在中国40年来久演不衰的经典舞剧。此外,它还使我认识到,它确实是一部名副其实的“经典”作品,因为40年来,中国大陆的舞蹈艺术似乎并没有超出《红色娘子军》多少。

谢幕之后,我的朋友说,“中央芭蕾舞团”,它的档次应当比这高一点吧?其实,这也正是我对中央芭蕾舞团乃至整个中国舞蹈界的期许。

(写于20046月)

 

 

 

 一篇旧文,滥竽充数。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