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勇健 的博客

向现实猛进,又向梦境追寻。

 
 
 

日志

 
 
关于我

1973年10月生于福建省福清市。2003年毕业于东南大学艺术学系,获博士学位。现任教于厦门大学中文系。已出版著作有:《永恒的偶像——关于雕塑》(厦门大学出版社,2002年),《作为艺术的舞蹈——舞蹈美学引论》(百花洲文艺出版社,2006年),《创造的奥秘——李维祀雕塑艺术研究》(岳麓书社,2007年),《我看易中天》(四川大学出版社,2007年),《艺术原理新论》(学林出版社,2008年)。

网易考拉推荐

为舞而生  

2007-02-27 23:27:16|  分类: 视觉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舞而生

 

 

 

杨丽萍为舞而生。

为舞而生的意思是说,舞蹈就是她生命的全部,在舞蹈之外,生命对她没有意义。所以杨丽萍说:“除了舞蹈,我很平凡。”

据说被编舞大师巴兰钦誉为“上帝的传人”的巴甫洛娃——《天鹅之死》的第一表演者,平日里也喜欢逛商店购物,在上街购物的时候,伟大的巴甫洛娃也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矮小女子,毫无出奇之处,平凡得不能再平凡了。可是小提琴演奏大师梅纽因儿时第一次见到舞台上的巴甫洛娃,立即对她一见钟情,从此念念不忘,以至于后来娶了一位舞蹈家。舞者的生命在舞台上,在她跳舞的时刻。一旦她起舞,无论在何时何地,她的周围便被点化为舞台,世界随之面目全非,一个前所未有的宇宙,随着舞者的动作而流淌出来,有如上帝宣称“要有光”,于是世上有了光。上帝创世,用的是语言;舞者创世,靠的是动作。美学家宗白华说,舞蹈是“宇宙创化过程的象征”。

在跳舞着的舞蹈家,活在一个超凡脱俗的境界里,她不是凡人,她成了上天的神明,或与神明息息相通的人,她成了自然的精灵,或与精灵心心相印的人。苏东坡早有词句:“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舞蹈的境界不在人间尘世。有人说,古典芭蕾舞的脚尖技术就是为了把人提升起来去问候诸神。杨丽萍则说:“跳舞就是与神对话。”

杨丽萍的舞蹈,《两棵树》、《月光》、《火》、《雀之灵》等,是我最为喜爱的。这些舞蹈为我们揭示了自然的秘密,为我们呈现了自然的生机,让我们实实在在地感到自然是有生命的,整个宇宙好似隐约存在着一位不为我们所知的创造者。而杨丽萍,竟然洞见了造化的创造方法,不禁油然而生创造的冲动。她依照自然固有的内在的创造原则和创造规律,创造了自己的舞蹈艺术作品。她捕捉到大自然中潜藏着的节奏和韵律,并根据这节奏和韵律发展出相应的舞姿和动作。每次看她的舞蹈,我都会想起歌德对艺术的描述:艺术是“第二自然”。那确实是“源于自然,高于自然”。她竟然可以把树木生长的过程细细展示出来,仿佛亲眼所见一般,使我们在《两棵树》中仿佛听见了大自然呼吸吐纳窃窃私语的声音。她竟然可以化身为一团火,那火从缓缓燃烧到烧得灿烂辉煌到化为灰烬,她竟然创造出火的生命!

我从不怀疑,杨丽萍听得见花儿开放的声音,摸得到白云漂浮的轨迹,瞧得见斗转星移的规律。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生命啊!整个宇宙都在她的心中。

但那是在她舞蹈的时候。舞蹈家就是那种把自己的身体和生命变为艺术品的人,成为一个舞蹈家,就意味着必须使自己成为一种非同寻常的存在,意味着在某些时刻,必须使自己达到生存的巅峰状态。有人编了一个关于“浪漫主义”的故事。据说上帝曾经给每一个人分配了一捆木材,人的一生,就是燃烧完这一捆木材的过程。一般的人往往把这捆木材慢慢地烧,烧个七八十年,但是浪漫主义者不是这样,他们往往用七八年,甚至用七八个月就烧完了这个木材。与其苟延残喘,在无声无息中走完这漫长的生涯,不如在短暂的一生中让生命燃烧得热烈而辉煌。舞台表演艺术家在本质上都是这样的浪漫主义者。

然而,这样的生命固然精彩,不免有些奇特,有些古怪。它被分成了两半:日常生活和舞台生活,衣食住行和翩翩起舞。

看来,为舞而生的生命,似乎有缺陷,至少不完美。我听说,许多优秀的演员都是忧郁症的悲惨的受难者,因为他们承受不了两种生活之间的落差和断裂,他们的生命无法达到统一。我不知道杨丽萍的现实生活怎样,我也不想知道。钱钟书有一句脍炙人口的话:“假如你吃了个鸡蛋觉得不错,何必认识那下蛋的母鸡呢?”我估计,梅纽因也不想在购物广场和巴甫洛娃不期而遇。便是艺术与生活不统一,那又怎么样呢?反正舞台上杨丽萍永远是那般飘若惊鸿,宛若游龙,美不可及,惊才绝艳。

但是我心目中有一位舞蹈家,她达到了艺术和生命的完全统一,在日常生活中实现了超日常的生活状态。她就是号称“现代舞之母”的邓肯。邓肯也是一位为舞而生的人。邓肯当年不肯将舞蹈拍成电影,因此我从未看过邓肯的舞蹈,只是读过《邓肯自传》,但她始终是我心目中最伟大的舞蹈家。“没有舞蹈作品的舞蹈家?”不不!那不是我想说的意思。我想说的是,邓肯,她的生活即是心灵的舞蹈,她的生命历程本身就是最完美的舞蹈作品。也许在我看来,“为舞而生”的最高境界是:没有舞蹈,只有舞蹈家。

杨丽萍为舞蹈而生,我则是为写作而生;杨丽萍舞了多少,也就活了多少,我则是写了多少,也就活了多少。我希望有朝一日,能有机会为杨丽萍写一本书,却不知我的拙劣的文笔,能否塑造出一位舞蹈的精灵?      2007-2-27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