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勇健 的博客

向现实猛进,又向梦境追寻。

 
 
 

日志

 
 
关于我

1973年10月生于福建省福清市。2003年毕业于东南大学艺术学系,获博士学位。现任教于厦门大学中文系。已出版著作有:《永恒的偶像——关于雕塑》(厦门大学出版社,2002年),《作为艺术的舞蹈——舞蹈美学引论》(百花洲文艺出版社,2006年),《创造的奥秘——李维祀雕塑艺术研究》(岳麓书社,2007年),《我看易中天》(四川大学出版社,2007年),《艺术原理新论》(学林出版社,2008年)。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信仰  

2007-06-04 22:46:46|  分类: 女性与爱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信仰

 

 

董趣

 

 

童年在我的印象里,除了政治运动给我造成的恐惧权威外,剩下的几乎是父母在家中的内战,小则吵吵闹闹,大则动手动脚,可以说从那时起,我就渴望着逃离这个家庭,寻求真正的自由。所以,在我十一岁那年,尽管我独立生活的羽翼尚未丰满,我便迫不及待地逃向我的自由之地——我被录取的一所重点中学——淄博四中。

 

理想与现实总是阴差阳错地擦肩而过。由于年龄太小,现实的生活给我造成了太多的障碍,比如吃饭问题,每天的午餐、晚餐我总是去的早,吃的晚,因为我身小体弱,更因为我从小不愿与人争抢。到后期,我甚至在走向餐厅的半路上折回,因为我会在瞬间感觉到厌恶吃饭,我会觉得为了买饭而争抢的人很可怜,我憎恶他们,也憎恶自己。循规蹈矩便成了我最讨厌的教条,我按自己的心性生活,勇于向学校的规定挑战。记得有一次,晚自习时,我没有遵守规定安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认真学习,而是骑在一辆放在班上的自行车上悠哉游哉地浏览书本,恰被学校的一位领导发现,他很严肃认真地批评我,可在我看来,他不仅是多管闲事,更是在剥夺我的行动自由。这种逆反心理已是由来已久了。

 

接下来的日子可想而知,生活与学习总不能与我的理想契合,我的情绪也陷入了不可逆的恶性循环。仅仅靠着残余的小聪明和上帝的眷顾,我顺利地工作并被委培到厦门大学继续读书。

 

与郭勇健相识是我生命的转折点。大学生活既是新鲜的,又是枯燥的,因为在那时,我只知道我的生命与很多人不同,但却不知自己到底需要什么。自由是人生的一种境界,可空洞的自由却是扼杀人的生命的一把利器。因此,当我在老乡的宿舍里见到跟我一样喜欢齐秦的歌的郭勇健时,我以为遇到了一位知己。

 

姐弟恋——这在我逆反的心理中不啻是一种英雄之举。尽管从客观的角度看,这个年轻幼稚,行为乖张,性情暴烈,不识时务的人并不是一个现实的,合适的,受用的爱人,可我认定我宁要理想的爱人,也不要世俗的丈夫,因为我断定我已经是个有信仰的人,我的信仰是爱情,我愿抛弃一切世俗的享受,我只愿与爱人共沐爱河。

 

一颗多么单纯,幼稚,纯洁的心啊,没有一颗坚实的心带领,她怎不会成为一只迷途的羔羊。

 

我不想为自己辩护,我身上具有无可争辩的惰性,我以为只要找到了爱情,便可一劳永逸地享有了她;我以为只要我真心看护这份爱情,爱情就会像常青树一般地永存。事情远没有我想象的简单。

 

先是世俗中的排斥。没有人是生活在非世俗中的,仅有的少数人中除了伟人,就是疯子。在我们世俗生活的摩擦中,我是个败者,但我从不言败,在我能忍受时,我眼中的勇健非伟人不是;在我不能忍受时,他简直就是个疯子。无论如何,我都愿接受他。因为,我还有一个比较利己的私念,我希望在精神上,我是一个受惠者。我确实受惠了,只是比较缓慢,甚至我比较怠慢,我以为属于我的精神宝藏可以任凭我随时随地地开采。生活欺骗了我,不,不是这样的,是我愚弄了我自己,我把一个公用的藏宝地当成了属于自己的永恒,这难道不是一个对我的极大讽刺吗?

 

36岁,如果把人的生死看作一座山的两个面,36岁则是站在高山之巅,向前叹息着生之短促,向后恐惧着死亡的步履。我在36岁的岁末,生的意识还没完全觉醒,死亡的信息已悄然入住我的心灵了。在一本书上看到了这样一句诗:“一个可怜的玩家,在舞台上高视阔步、烦躁不安地消磨着时光,然后渺不可闻。”谁不是这个玩家!于是,我开始思度我的真正的永恒。

 

看过吴经熊的《超越东西方》,他在某年某天的日记使我感受颇深,摘抄如下:

 

我用一个又一个东西来替代宗教;但它们全都不能满足我。友谊?我发现我的朋友们都不太完善。书本?你越博学,就越是被人的智慧的清淡无味所烦扰。科学?它只是宗教的一部分,这部分使得我们狡猾如蛇。官位?你爬得越高,你的人生就越空虚。钱?我曾挣过大量的钱,但这并没有使我感到幸福。健康?它是好,但只是你建立人生大殿的基础。名声?我也享有,但唯一的好处只是我老婆去买东西不用付现钞。女人?我曾有够多的女人。花园?是美,但我听到外面的不幸生活的回声。自恃?我不过是一株细柔的芦苇。

 

一个如此庞大、丰富的灵魂也需要归顺在上帝的脚下,像我这样瘦弱、干瘪、渺小的如孤魂野鬼般的心魂不是更需要一个依靠吗!是的,这才是我的归宿,我真正的家,她没有嫌弃,只有怜悯;没有沉沦,只有拯救。只有靠她,我才能涤净心中那些恶的种子,我的生命才能焕发出真正的光辉。我渴望上帝进驻我的心,她是我真正的永恒。   (2007-6-4)

 

 

(本文作者董趣,是我的妻子,她昨晚和我吵架,彻夜不睡,写了这篇文章,这是她第一次写一篇完整的文章,好像写得并不比我差。我们的生活出现了一些需要解决的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