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勇健 的博客

向现实猛进,又向梦境追寻。

 
 
 

日志

 
 
关于我

1973年10月生于福建省福清市。2003年毕业于东南大学艺术学系,获博士学位。现任教于厦门大学中文系。已出版著作有:《永恒的偶像——关于雕塑》(厦门大学出版社,2002年),《作为艺术的舞蹈——舞蹈美学引论》(百花洲文艺出版社,2006年),《创造的奥秘——李维祀雕塑艺术研究》(岳麓书社,2007年),《我看易中天》(四川大学出版社,2007年),《艺术原理新论》(学林出版社,2008年)。

网易考拉推荐

和你在一起  

2007-06-09 01:20:04|  分类: 女性与爱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你在一起

 

 

关于时间,古罗马的圣奥古斯丁说道:“时间究竟是什么?没人问我,我倒清楚,有人问我,我想说明,便茫然不解了。”关于爱,特别是男女之爱,我也有同样的感受。

 

爱千差万别,有多少对恋人和爱人,就有多少种爱的观念。我们根据这种观念判断自己是不是爱和被爱,往往八九不离十,但是一旦要求我们明确地说出这种观念,我们就“茫然不解了”。我们关于爱的观念往往并未形成明确的理智形态。事实上,爱,也许是世上最难以定义的事物之一。但与其同时,爱与孤独相似,也是人的源初体验之一,几乎所有的人都有过或有着对爱的体验,而体验,是可以用某种方式加以描述的。

 

男女之爱,始于某一次的心中怦然一动。不过在此之前,我们似乎已经为此等待了好久好久了。在过去的日子里,我们好似独自被围困在一座暗无天日无路可通山洞之中,只有摸索着挖掘地道以便突围,我们成年累月地劳作着,开掘着。山道挖掘得差不多了,就在这个关头,她或他出现了,于是怦然心动,仿佛最后的轻轻一击,那阻隔在面前的一层薄薄的石壁终于轰然倒塌,我们的心灵得以破壁而出。爱的开始,便是洞开了心扉,眼前出现了一个令人眼花缭乱的前所未有的世界,而探索这个世界的,从此不再是一个人。

 

爱是心灵之事,心灵之门打开了,便意味着爱来临了。每天下午儿子从幼儿园回家,我都要上前把他抱起来,问他:“今天想不想爸爸?”他必说:“想!”我再问:“哪里想?”他回答:“头脑想。”我再问:“心里想不想?”他张口就说:“不想!”他还不知道头脑和心灵的区别。在他看来,就像《幼儿智力世界》中的淘淘狗的口头禅“只要动脑筋,就会有办法”,“想”是属于脑子的事情。但是,头脑服从必然的法则,只会计算,从来不懂爱情、无关爱情。婚姻介绍所的“介绍对象”,多半是试图用头脑去谈恋爱。我们积极地调查对方的年龄、相貌、学历、工作、单位、薪水、经济状况、家庭背景……,判断是否“合适”,然后开始“交往”。而心灵的感动,可以与头脑所考察的那些项目南辕北辙。在真正的恋爱中,心动永远是在先的,是决定性的因素,头脑只是辅助性的工具或手段。

 

心灵是否感动,没有必然法则,没有一定之规,所以爱情的到来往往不可预料,甚至莫名其妙,“莫名我就喜欢你”。在爱情中常会发生“一见如故”、“一见钟情”的情况,如《超越死亡:恩宠与勇气》中的肯·威尔伯和崔雅,第一次见面,两人都感到触电一般,身心震动,好似宗教实践中的神秘经验。于是,“前生注定”、“缘分”等词语,注定成了与爱情有关的词语。心动的到来没有步骤,没有征兆,甚至全无道理。我对她的第一印象,便是觉得这人好生奇怪,后来的几个月,有时也在一起玩,没有丝毫心动的感觉,从来不曾料到自己竟会爱上她。有一天晚上送她回宿舍,和她共伞雨中,偶尔胳膊轻轻相触,啊!仿佛一阵清风将雨中的荷叶吹拂得摇摇摆摆,那荷叶上的一滴水珠,悄无声息地滑落,正好落在我的心里。我听见内心深处荡起的回声,我知道我的爱情来临了。

 

心动之后,便是牵挂,便是思念,便是割舍不下。柏拉图在他的著名的《会饮篇》中设想了一个千古流传的美丽神话:远古时期的人是阴阳同体,那时候的人非常傲慢,得罪了众神之王宙斯,宙斯便用剑将人从中间劈开,从此他们天隔一方,互相渴望,互相找寻,直到他们在茫茫人海中邂逅,爱情便无可避免地产生了。柏拉图的爱情,说的是渴望找到自己身体的另一半,重新合而为一。心灵也有另一半。当我心动之时,我便不可救药地渴望我的心弦震动在另一颗心灵产生回响与共鸣。我希望能够再次见到她,每天都能见到,每时每刻都能见到,我要和她交谈,随便谈点什么都可以,甚至根本不需要交谈,只要呆在一起,默默地倾听着两颗心灵的共振,就可以了。

 

爱情,便是期待着“和你在一起”,几天不够,几周不够,几月不够,几年不够,一生也不够,永远也不够。当一个人开口说“我爱你”,那他或她便在同时许下了诺言,从此要和你在一起,无论我走到哪里,你走到哪里,我的心里都装着你,你我共在。

 

心动是爱的开始,并不是爱的结束。心动是打开一扇门,我与你一起推开这扇门,来到一个崭新的世界,这个世界无边无际,没有尽头,你我将一起走下去,越走越远,越走越远。爱只有起点,没有终点。

 

任何体验都是一个过程,爱,无论如何都是一个过程。爱是一个过程,那就是说,爱有一个开端,会发展,会变化,也会结束。结束的爱是完成的爱,是过去的爱。只要一个或一次爱情尚未结束,那么,爱将永远保持着一种未完成的状态。要想永远“和你在一起”,则你我必定要走向婚姻,但婚姻并不是爱情的结束,而是爱情所展开的另一个阶段,另一种开始,好似越过高山来到平原。这时,心灵共振的乐曲或许微弱了,有时或许隐匿了,然而它仍然存在,好比两条河流经过长途跋涉合并在一起,河面变宽,流速变缓,但它并不是死水,它仍有动力,仍在前行,仍在歌唱。如你谛听,还能隐隐听到它的声响;如你耐心并静心,这音乐将在你心中越来越响。吴经熊在《超越东西方》中说道:“不管你娶谁,都不要指望她一下子成为天使。她会在时间的流程中慢慢成为天使的。”女人是这样,男人也是这样。

 

但这并不是说,爱只能属于未来。爱的时刻是现在。我不是过去和你在一起,也不是将来和你在一起,而是现在和你在一起。真正的爱不是回忆过去,也不是等待将来,而是当下的体验,当下的心动,当下的感动。“现在”并不是时间中的一个固定点,而是一个过程。

 

爱是一个过程,爱始终保持着未完成的状态,这意味着,爱高于你和我,高于妻子和丈夫,高于每一个女人和男人。耶稣说在家庭中上帝应当是至高无上的,那其实是说,爱应当是至高无上的。爱不是手段不是工具,爱本身就是目的。爱不但是神秘的,而且应当是神圣的。透过爱洞开的那扇门,我们窥见的是永恒之国。19世纪英国思想家罗斯金曾告诫艺术家:“把一只孔雀当作偶像加以崇拜,那么你画的孔雀就比任何只将孔雀视为一只鸟的人画得出色”。这是艺术创作的基本原则,也是爱的不二法门。爱是一个过程,爱始终保持着未完成的状态,这也意味着,人不能坐享其成,必须不断地为爱付出,为爱服务,为爱而创造。“和你在一起”,便是和你一起去创造更高更深更广的爱。梭罗说道:“除了更深的爱,没有什么办法能够治疗爱。”

 

我曾经在小文《孤独》中不无悲观地说:“归根到底,爱并不能涵盖生活的全部领域,犹如太阳不会照亮地球的所有角落。阳光底下必有阴影,爱的背后仍有孤独。”这其实是把爱看死了,看作固定的,看作完成的;这其实是不相信爱,其实是贬低了爱。而我现在意识到,爱是流动的,是不息的,是不死的。爱并不是一个外在于地球的太阳,爱是心灵自己发光,地球本身在发光,心是透明的,世界也是透明的,这种光明没有阴影。   (2007-6-9)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