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勇健 的博客

向现实猛进,又向梦境追寻。

 
 
 

日志

 
 
关于我

1973年10月生于福建省福清市。2003年毕业于东南大学艺术学系,获博士学位。现任教于厦门大学中文系。已出版著作有:《永恒的偶像——关于雕塑》(厦门大学出版社,2002年),《作为艺术的舞蹈——舞蹈美学引论》(百花洲文艺出版社,2006年),《创造的奥秘——李维祀雕塑艺术研究》(岳麓书社,2007年),《我看易中天》(四川大学出版社,2007年),《艺术原理新论》(学林出版社,2008年)。

网易考拉推荐

欣赏《秋雨时分》  

2007-09-07 01:44:57|  分类: 文艺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欣赏《秋雨时分》

 

 

   

厦门大学85年校庆时,请了毕业于厦大的台湾诗人余光中到学校演讲。余光中在做了《诗与音乐》的演讲之后,当场脱了西装,解了领带,清了嗓子,松了身心,像庄子笔下的那位画家那样解衣磅礴,凝神绝虑,为我们朗诵了许多首英文诗和自己的诗。那是我第一次在现场听到诗人自己的诗朗诵,亲身感受了诗歌的音乐效果和表演效果,真是大开眼界,无上享受。据说苏东坡曾讽刺劣诗“三分在写,七分在读”,可是假如一首诗毫无朗诵效果或演唱效果,也当是失败之作无疑。从来只听说诗人反复吟诵吟咏诗歌,却很少听说小说家向人阅读自己的作品——在我的记忆中,法国的福楼拜可能是例外。小说是散文文体,散文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比较忽视语言的音乐性,白话文散文更是如此。因此我一贯认为,散文只是供个人默读的,而不是向人朗诵的。这两天偶然在网上看了几集散文家余秋雨在凤凰卫视的节目《秋雨时分》,竟大大改变了我的观念。

 

《秋雨时分》是系列节目,每一集仅有四分钟左右,有时多几秒,有时少几秒。这么短的时间,以我平时对电视媒体的粗浅了解,大概只好做新闻报导或广告节目,或者,恰好可以播放一首流行歌曲,如以前的《每周一歌》之类。如此短短的几分钟,要做成一个高质量的文化节目,好比纳须弥于芥子,直如奇迹一般,我不能不抱怀疑态度。

 

不料《秋雨时分》竟是相当精彩的节目。至少,它是一个相当精致的节目,看得出其中花了许多心思。节目一开始,乐声响起,出现了一片黄昏的背景,如血残阳在一个古建筑的废墟半明半暗地照耀着,随之,废墟上跃出“秋雨时分”四字。尽管以前只看过余秋雨为自己的几本书的题名,我还是一眼就认出那四个字正是出自他自己的手笔。余秋雨当然不算是一位书法家,可是他的毛笔字却也不赖,倒也耐看,在文人的儒雅气质之外,还隐隐透出几分刚劲潇洒风貌。书法风格为节目风格之预先铺垫。然后,我看到余秋雨身着西装,坐在岩石之上,侃侃而谈。每一集节目的最后,都出现一本封面印着《秋雨录》的书,翻开来,上面印着余秋雨的三两句格言警句,有画外音为我们诵读,在我们领略品味着,正当意犹未尽之际,节目却不合时宜地结束了。所谓“余音绕梁,三日不绝”,大概就是如此了。从形式看,这个节目的设计理念,是欲以精致取胜,以品位取胜,以格调取胜。在多如海洋般浩瀚的电视节目中,《秋雨时分》抱有雄心壮志,试图脱颖而出,成为一座小小的宝岛。

 

能否实现这一雄图,端看作为“主持人”的余秋雨如何表现了。

 

记得余秋雨在某个地方说过:“十几年来,我坚持与电视文化结合,一直走到今天,突然发现,以前那些不断反对我上电视的文人,现在也偶尔在电视上露脸了,只不过他们觉醒太晚,出场匆忙,表情和衣着总是不太妥当。”那就是说,余秋雨自己,对于“在电视上露脸”早有觉悟,早已收拾停当,早已久经沙场,经验丰富。因此,他在镜头面前表现得十分从容自如。他坐在那建筑废墟之前发言,仿佛在自己家客厅中与人闲话,他谈起文化现象和他对文化的理解,俨然在向客人介绍自家收藏的文物古董。

 

不过,《秋雨时分》既不是闲话,也不是介绍,在我看来,它首先是一种散文朗诵。朗诵的是以文化为写作题材的散文。节目的质量如何,第一取决于被朗诵的散文本身写得如何,第二取决于余秋雨朗诵得如何;或者说,第一取决于内容,第二取决于形式。

 

余秋雨的诵读可谓非常出色。我从来没有想过,散文在余秋雨的口中居然显得如此的娓娓动听,一点也不亚于余光中的诗朗诵。美学家朱光潜曾经强调,学习做古文没有什么好办法,就是选百十篇古文名作,反复诵读直到不但默记心里而且沉入筋肉感觉之中,正所谓“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其道理,在于反复的古文诵读能够在心理和身体两方面积淀为一种感觉定势,当我们写作,这些感觉定势自然而然地化为文字,化为节奏,化为“气脉”,甚至化为文章的“神韵”。文章有气,有韵,或者说,有生命,这自然是老生常谈,那些被古人说得玄而又玄神乎其神的“文气”、“神韵”,其实并不神秘,落到实处,多半是通过行文的节奏体现出来的,因为正是节奏的延续才形成了有机体或生命体。从理论上说,我们每个人对文章中的节奏不仅可以感到,而且可以做到。由于我古文功底几乎全无,近年所读又多为西方文学和学术译著,对于汉语散文中的所谓“节奏”,每每感到隔靴搔痒,难以体会,偶有所感,也转瞬即逝。然而,当我看《秋雨时分》,听余秋雨背诵他的散文时,我却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节奏的存在,节奏的跳动,节奏的延续。朱光潜说,音乐和诗歌的共同命脉在于节奏,而优秀的散文又何尝不然?

 

一篇散文,可以读得抑扬顿挫,铿锵悦耳,可以听得如沐春风,心旷神怡,但它的内容却可能空洞乏味,或陈腐不堪,许多无病呻吟的汉赋是如此,清代应付科举的“八股文”也是如此。有时,形式会脱离内容而独立,而一旦两者脱节,一旦形式绝对压倒内容,一篇文章也就变成了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柑橘,成为没有灵魂徒有躯壳的怪物了。《秋雨时分》中的余秋雨散文,形式漂亮已极,内容可曾跟上?可曾达到形式与内容的相称?

 

依我看,基本上达到了。如果说这个节目的设计是惨淡经营的,那么,余秋雨的散文讲稿就是精雕细刻的。形式是出色的,内容也是上乘的,表里如一,相得益彰。

 

余秋雨是近二十年来中国红得发紫的散文名家,但我的读书原则向来是不跟风,少读或不读流行的书籍,余秋雨散文既然如此流行,我也就读得极少。十年前读过收于《文化苦旅》中的《笔墨祭》,印象深刻,但除此之外,我对“秋雨散文”可谓一无所知。知之甚多的倒是形形色色声势浩大的对秋雨散文的批评。对余秋雨散文的批评,稍做归纳,主要是三个问题:一是知识性的错误,伤痕累累;二是“历史大散文”没有多少真正的思想含量,大而且空;三是矫揉造作,大事煽情。第一个问题可以暂时搁置,存而不论,因为余秋雨散文首先是文学作品,而非学术论文。文学作品中的所谓知识性“硬伤”,其实并不“硬”,有谁会去计较《三国演义》的大量歪曲史实,向壁虚构?会去挑剔《红楼梦》中关于绘画和医药的可以一目了然的错误?如此,余秋雨散文的主要问题有二:缺乏思想,滥施感情。

 

我想,秋雨散文的两个毛病,或许不是空穴来风。便是批评家们捕风捉影吧,那也得有风可捕,有影可捉。这种评价,固然不可全信,却也不可全不信。不过在《秋雨时分》中我发现,余秋雨的固定文学形象似乎有所变化,抒情癖好隐匿了,智性光芒则显现了。或许是由于,三四分钟的紧凑时间、短小精悍的外形造成一种外在强加的规范,使余秋雨没有闲暇慢悠悠地抒发他的情感,施施然地浅斟低唱,自顾自地荡气回肠。压力产生反弹,恰似紧身衣凸显了内在的身材。身体被锁链捆绑住了,无法自由自在地轻歌曼舞,只能尽量保持正常行走,却因此而走得沉着,走得踏实。于是,余秋雨在《秋雨时分》中变得深刻起来。在他对历史,对现实,对文化的观察、体验与评论中,体现出一种诗性智慧,不乏理性评判的锋芒,甚至不时爆出幽默的火花。

 

一个缺乏思想深度和动辄喜欢煽情的作者,自然相应地缺乏幽默感,这也是以往对余秋雨为人和为文的指责之一。可奇怪的是,在《秋雨时分》中,余秋雨居然相当幽默。在那急姥姥的三四分钟里,一般人都只有拿出百米冲刺的架式,卡着秒表背讲稿,能把观点讲清楚就不错了,好似在冰天雪地天寒地冻的北极,只允许用一两秒钟“如厕”,谁都显得手忙脚乱的。节目中余秋雨倍加珍惜时间,擅长利用时间。他说得可谓不少,却说得从容不迫,有一种忙而不乱的风度,有时竟忙里偷闲地来一两句让人喷饭的话来。比如在讲文化的羞耻感时,余秋雨提到他当院长的时候,有人向他汇报一对男女教师在宿舍里接吻,那本是关乎教师羞耻之事,可是余秋雨说,在他的追问之下,那人坦白他是透过女教师宿舍的钥匙孔看到这件事的。

 

《秋雨时分》是一个相当优秀的节目,那首先是因为节目的每一篇讲稿是相当优秀的散文小品。这一篇篇散文形体虽小,文质俱胜,合并起来,好似一粒粒珍珠串起来的项链,整体上看,虽未达到周国平《人与永恒》的哲理高度,却颇具明清小品文般的美感,自有其不可替代的文学价值。据说《秋雨时分》的讲稿即将编辑成书出版,以前我不曾买过余秋雨的书,但是我想,这次我一定会把这串珍珠项链买来收藏的。 (2007-9-6)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