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勇健 的博客

向现实猛进,又向梦境追寻。

 
 
 

日志

 
 
关于我

1973年10月生于福建省福清市。2003年毕业于东南大学艺术学系,获博士学位。现任教于厦门大学中文系。已出版著作有:《永恒的偶像——关于雕塑》(厦门大学出版社,2002年),《作为艺术的舞蹈——舞蹈美学引论》(百花洲文艺出版社,2006年),《创造的奥秘——李维祀雕塑艺术研究》(岳麓书社,2007年),《我看易中天》(四川大学出版社,2007年),《艺术原理新论》(学林出版社,2008年)。

网易考拉推荐

质疑周国平  

2007-10-07 16:20:37|  分类: 文艺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质疑周国平

 

 

 

要不要写这篇短文,让我迟疑了许久。

 

对周国平先生,我一向心怀敬意。多年来,我一直是周国平的读者。在拙文《三盏灯》(收入《我看易中天》)中,我把周国平与邓晓芒、易中天并列,视为曾对我有重大影响的三人之一。由于周国平是导师易中天先生当年向我推荐的,他对我自然更具非常意义。我还记得大约十年前,易中天至少两次对我说过,《诗人哲学家》的前言《哲学的魅力》“写得非常好!”像周国平这样的人物,我平日大概只会“守护”他。守护的方式,除了阅读他的作品,还做两件事,一是抱着“好东西与大家分享”的心理向人推荐周国平的书,二是当有人对周国平出言不逊的时候为他辩护。比如我曾向一个学生推荐《周国平人文讲演录》,得到的回馈是“大有收获”,有人共鸣,我也感到欣慰。至于像今天这样正儿八百地试图“质疑周国平”,那是从未有过的事情。犹豫再三,最后记起有人曾告诉我,尊敬一个人的最佳方式,就是试图冒犯他。于是我决定怀着极高的敬意,来个小小的冒犯。

 

事情的起因是周国平的两篇博客文章《纠错媒体(1)》和《我就说葡萄是酸的》,涉及对易中天的评价。我感到文章对易中天的评价有些主观成分,不太准确。我在这两篇文章中看到的,是一种“批判的勇气”,以及对某种精神立场的坚持,一如既往地令人钦佩,但是“批判的公正”似乎并没有相应地跟上,有几处似是而非的句子,让人心生疑惑。

 

比如,周国平说易中天的《品三国》是“讲故事”,不是“国学”。

 

《品三国》是不是国学,我无意深入讨论。所幸周国平文中也只是说“国学是对中国古籍的研究”,未曾对“国学”加以进一步界说,所以这里不妨三言两语打发了事。假如把易中天的《品三国》与王国维、陈寅恪的著作相比,我当然愿意相信《品三国》不是纯粹的“国学”,就像把周国平的随笔作品与冯友兰、邓晓芒的著作相比,我也宁可认为前者不是纯粹的哲学一样。易中天把历史学通俗化,正如周国平把哲学通俗化。《品三国》的易中天是以历史为题材的作家,正如周国平总体上是以哲学为题材的作家。在这方面,我以为两人并无实质的不同。有所不同是,通俗化的水平或有高低、成就或有大小罢了。


我感到疑惑的是周国平为“《品三国》不是国学”所提供的理由。理由只有一个:讲故事,或者说“评书”。这是相当草率、没有说服力的。首先,讲历史岂能不讲故事?且不说希罗多德和司马迁都是“故事大王”,钱穆的《黄帝》和《孔子传》不讲故事?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不讲故事?为什么偏偏易中天讲故事受到批评?想来,是由于易中天生动风趣地讲故事?但这个更说不通了,难不成易中天讲课水平高竟成了一种应当谴责的毛病?我也想不通,从易中天口才好,易中天的观众听他讲三国历史而常常开怀大笑这件事,何以竟能推出易中天“娱乐观众”的结论来。最后,《品三国》是否就是“讲故事”?如所周知,历史固然离不开“故事”,但仅有“故事”还不是历史。然而,把《品三国》等同于讲故事,我以为过于任意和武断了。在《品三国》中,易中天明显地坚持了他一贯的“夹叙夹议”的手法,不仅组织故事或重构故事,而且竭尽所能地展示故事的肌理和褶皱,有分析,有议论。你完全可以评价他的分析和议论不到位或不深入,但不能对他的分析和议论故意视而不见。

 

我想,周国平之所以对《品三国》的分析和议论不屑一顾,主要原因是在他看来,易中天的分析和议论太“浅”,简直可以忽略不计。他在两篇博文中都提到并强调:“倘若我的一本我自知比较浅的书发行数百万册,我会如何?答案是我会万分惶恐。”因为周国平希望“每一本书的销量与其品质基本相称”。让人一目了然的言外之意是:既然《品三国》如此之“浅”,那么易中天理当为《品三国》的发行数百万册而感到惶恐。

 

这种言论也是很牵强的。从周国平关于“惶恐”的言论中,我竟没由来地记起当年余杰的质问:“余秋雨,你为什么不忏悔?”我承认我可能是想多了,但恐怕未必全是胡思乱想。《品三国》发行数百万册,那是谁都没有想到的事情,易中天本人当然也没有先见之明,众所周知,这一天文数字的背后有着强势媒体炒作的成分,但是这能够怪罪易中天吗?是不是为自己的书发行数百万册而“惶恐”,这完全是作者个人的事情。“惶恐”大约是好的,如鲁迅在接到青年购买自己的书的铜钱时感到惶恐,认为一两本读物很重要的作者不妨将鲁迅引为个人的榜样。但即便是不“惶恐”,同样是无可厚非的。《福尔摩斯探案集》、《达·芬奇密码》、金庸武侠小说的发行量何止数百万册,难道它们的作者都必须“惶恐”而后可?再者,焉知易中天就不曾感到“惶恐”了?他本人不是公开宣称“媒体可能会毁了我”吗?周泽雄为拙著《我看易中天》写序时提到“现象级人物”这一概念,并说:“在‘现象级人物’的画廊中,不乏为自己的‘现象化’而沾沾自喜者,甚至不乏为抬高自己的‘现象化’等级而亲自推波助澜者,但以我对易中天先生的了解,我敢自负地说,他对此只有惶恐和无奈。”同样是易中天,为什么两人的看法竟是如此不同呢?

 

至于《品三国》有些“浅”,这个大体上没有问题。但是首先,《品三国》不是一部历史哲学,勉强衡之以“形上品质”,那大约是大材小用,当然只有失望。其次,我曾说过,三国的历史,乃至中国历史本来就浅,因为古代历史学家的笔触少有涉及人性的超越纬度的,题材已然如此,易中天的讲述和品评不可能无中生有啊。由于这个缘故,《百家讲坛》上好几位讲历史的,我看都不见得比易中天更深刻。最后,“浅”与“不浅”是相对而言的。在梁漱溟看来,胡适是浅的——我想与鲁迅相比,胡适确实是浅。但是胡适的《先秦名学史》不失为“国学”,而且胡适对中国文学和中国文化的贡献,恐怕并非梁漱溟所能比。与受过专门理论训练的朱光潜相比,朱自清是浅的,但朱自清的《经典常谈》不失为“国学”;更重要的是,纵然是朱光潜本人,与康德或黑格尔相比,也是肤浅的。我以为“深刻与否”应当是一项重要的评判标准,但决非惟一的评判标准。朱自清散文一点也不深刻,其文学价值却不容忽视。

 

我老老实实地承认,周国平的思想高度在易中天之上。尽管周国平最近的思想力量与十年前相比,已经颇有不如,但整体上看,周国平的思想确实比易中天高出一筹。然而,周国平的文字就没有质量的问题?依我看,周国平的词汇大约仅有周泽雄的四分之三,比喻显然不及周泽雄来得精妙。诚然,词汇只是材料,而比喻也只是手段,但对于一个作家而言,周国平显然尚未趋于极境,还存在遗憾。我有时斗胆以周国平为榜样,理由是:尽管我生也愚钝,毕竟还有三四十年好活,我拿出吃奶的劲头,拼个二三十年,最后争取取得周国平的一半成就,或许不是全然不可能。但我从来不敢以史铁生为榜样。史铁生的文字关乎天才而非人力,关乎性灵而非学识。比较而言,周国平的文字不如史铁生灵动,想象力不如史铁生丰富,思维触角不如史铁生精微。我曾在博文《因为困惑,所以写作》中不无夸张地说:“周国平可以入门,史铁生可以提高。”这句话的形式是夸张的,其内容却不夸张。易言之,与史铁生相比,周国平也是浅的。然而,周国平作品的销量比史铁生只高不低,这是不是应当引以为“惶恐”?尽管周国平作品的销量似乎还没有达到“数百万册”,可是这只是浮表的数量问题罢了,问题的实质并没有两样。当年鲁迅作品的销量何尝有如今周国平的一半?

 

有深度的作品当然好,但深度稍逊的作品也有存在的价值。沙漠上的骆驼是值得钦佩的,草原上的奔马也是值得欣赏的。毕竟如周国平所言“读者是分层次的”,需求各不相同。就以我个人来说吧,我喜欢读金庸,喜欢读易中天,喜欢读周国平,当然也喜欢读比周国平更深刻的古今中外的大师。国人喜谈“青菜萝卜,各有所爱”,西谚则云“谈到趣味无争辩”,因此我以为,大可不必谴责书籍的销量这种“大众文化消费”现象。当然,周国平并未制止大众阅读易中天的书,然而,担心广大读者只读易中天或于丹的书,这恐怕只是纯粹的杞人忧天。坦白地说,对于真心喜爱读书的人,无论是易中天还是周国平,都不过是阅读生涯的一个阶段罢了,这个阶段迟早都是要逾越的,这正如我在四年前便一劳永逸地中断了阅读金庸一样。

 

所以我认为,周国平的这两篇博文,就其涉及易中天的言论看,基本上是以个人的主观意志强加于批评对象,其水平较之前几个月的《心平气和说于丹现象》大有不如,其意图可以理解,也值得肯定,其言论恐怕主要是一种情绪化的言论。以主观意志强加于批评对象,是批评的大忌。当年日内瓦学派的乔治·布莱曾经指出,阅读或批评的基本前提就是返回作者的源初意向性,与作者的意识合而为一。日内瓦学派或许已经过时,但布莱的话仍有其道理在。批评一个对象,完全无视他的个人价值取向是不妥的。既然易中天如今的所作所为侧重于“传播”而非“研究”,那又怎能悬周国平个人偏爱的“思想深度”为惟一标准?

 

以上所言,当然也只是个人看法,个别说法大约难免稍有偏激,但以周国平先生的境界,想必不以为忤,甚至付诸一笑?   (2007-10-7)

 

 

 

  评论这张
 
阅读(3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