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勇健 的博客

向现实猛进,又向梦境追寻。

 
 
 

日志

 
 
关于我

1973年10月生于福建省福清市。2003年毕业于东南大学艺术学系,获博士学位。现任教于厦门大学中文系。已出版著作有:《永恒的偶像——关于雕塑》(厦门大学出版社,2002年),《作为艺术的舞蹈——舞蹈美学引论》(百花洲文艺出版社,2006年),《创造的奥秘——李维祀雕塑艺术研究》(岳麓书社,2007年),《我看易中天》(四川大学出版社,2007年),《艺术原理新论》(学林出版社,2008年)。

网易考拉推荐

网络生活  

2007-10-17 13:57:25|  分类: 生活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络生活

 

 

 

 

在这个媒体时代,我们的生活、工作和学习已经离不开网络了。网络生活,也成了我们日常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感谢网络!网络真是功德无量。网络可以省钱。有了网络,我可以随心所欲地下载图片、音乐、电影和书籍,无需花费一笔来之不易的重金购买一张美术馆或音乐会的门票了。网络节约时间。“网上购物”使你不必实施每周例行的逛商场,还附带消除了逛街带来的腿脚酸软。网络为日常生活中的各种事情提供方便。电子邮件较之既笨拙又迟钝的书信邮寄,真不知先进了多少倍。为写作查资料,随便“谷歌”、“百度”一下,一两秒钟之内,胜过了以往在图书馆里没日没夜汗流浃背地凭记忆翻阅书籍。最近庆祝岳父岳母的“金婚”,照例要写所谓“金婚贺辞”,可真让人头疼,可是轻轻一蹭鼠标,一大堆贺辞立即滚滚而来,几乎把我淹没。网络提供海量的信息和最新的新闻,似乎实现了当初老子“不出户,知天下”的梦想。我知道演员陈晓旭去世,诗人余地自杀,王皓获得世界杯乒乓球赛的冠军,……都是通过网络。总之,网络这个怪物简直法力无边,神通广大,无所不能。

 

网络改变人的生活,也是势所必然。网络生活首先意味着自由的生活。网络是一种原本不为人知的力量,如今已然普及,进入生活,所有上网的人都被赋予了这种力量,变得强大起来,可以随心所欲。空间早已不再是障碍,时间也不妨压缩甚至倒转。譬如我可以提前半个月在网上预定火车票,将时间大幅度地压缩,这在以前凌晨即起顶着寒风赶到火车站辛苦排队购票的年代里,根本是不可想象的。因有事错过了中央电视台现场直播的王皓与柳承敏那场精彩的夺冠赛,若在十年前,只有追悔莫及,徒叹奈何,而现在,我可以消消停停地到网上搜寻相关视频来欣赏,丝毫没有什么可遗憾的。网络上什么东西没有啊!尽是供我们随意支配和挥霍的资源。善于使用网络资源,不亚于发现了一处金矿,掌控了千军万马,令人俨然享有了“富翁”、“王者”般的自由。

 

自由意味着力量的增强,也意味着个性的张扬。自由集中表现为言论自由,而个性的张扬,首先意味着表达。表达,以往多半是掌握话语权的人物所专有的一项特权,好似王室的徽章般稀有珍贵,而今有了网络这一媒介,“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哪怕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都能够上网自由自在地表达自己的个人见解,就某个热门话题的讨论插上一杠子,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纵然不评论时事,不议论明星,不参与讨论,至少可以发表个人的生活感悟,写一写生活的鸡毛蒜皮、心情的点点滴滴。反正网络世界无穷无尽,不妨搞个博客,建立私人空间,在那里自言自语,孤芳自赏。当然,也总会有人前来留言,发表评论,和你交流,分享你的心情,肯定你的存在。有了博客,人人皆可言说,人人都变得重要起来。于是,“网络文学”和“博客写作”一时泛滥成灾,人们呼吁“博客写作时代”的到来。的确,网络提供了可能性,让每个人都可以尽情发挥自己的个性,尽情地崭露人所固有的表达欲,创作“艺术”作品,从此不再是少数人的职业。我的日记,在网络上可能拥有一个庞大的读者群;我的摄影,可以发到网络的某个摄影网站去;我的DV,可以通过网络公诸于众,博客之外还有“播客”。当表达的自由被网络所促成之时,专门的作家和艺术家似乎不存在或不需要存在了。网络使每个人都可能是艺术家。

 

网络还可以消解孤独。个性总是与孤独相始终。一旦你意识到了你的个性,你的与众不同,你的不可替代的存在价值,孤独就不可避免地同时袭来。而在当今社会高度分工化的情况下,孤独更是一种普遍弥漫的情绪。然而,只要你上网,随便到各种论坛、贴吧去,再怎么拙于交际,也总能结识几个网友,与他们随意聊聊,寂寞不再。无聊的时光也很快地在网聊中悄然滑过。网络超越空间的障碍,真正实现了“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状态。网友,乃是当前普遍存在的新型社会关系或人际关系。据我所知,原“真名论坛”、今“燕谈社区”的网友们,常常互赠书籍,并时有聚会。由于网络大量制造交往的机会,得遇知音的可能性也随之大大地拓展了。往往,浅谈导致深交,邂逅演为莫逆,而网恋遂成风尚。我的好几位同学,都是因网恋而成婚的。

 

自由,表达,个性,交友,恋爱,……都是构成人生幸福所不可或缺的因素,这些关乎幸福的因素在网络上,纵使不是唾手可得,获取它们却也绝非天大的难事,与现实比较,大约还是网络容易得多。因此不妨说,网络大大丰富了我们的生活,有助于人的幸福。当我看到某些退休多年的老人,居然在网络上流连忘返乐不思蜀时,我不能不感叹:网络真是人类的一个伟大发明,网络生活实在趣味盎然魅力无穷。

 

但与其同时,到网络上寻觅幸福,好比走在悬崖上观赏山色;在网络上获得的幸福,犹如悬崖边上突出的一块岩石。这岩石是摇摇欲坠还是坚不可摧,难以确定,不可捉摸。拿破仑有一名言:“崇高与可笑之间仅有一步之遥。”这句话用以形容网络是如此的妥帖得体,竟似专门为它量身定做的。网络是迷人的,也是可怕的;是可爱的,也是可恨的;是美好的,也是丑陋的或邪恶的。网络值得感谢,也该当唾骂。网络存在着无穷的隐患,比如唤起无限的欲望。一旦上网,我们的欲望便好似《水浒传》中太尉洪信打开了封印,三十六天罡和七十二地煞顿时全部破封而出,一股脑儿望四面八方而去。既然网络可以把以往不可能的事情变成了可能,那么,几乎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了。

 

直接出现在网络上的,往往并不是我们的本来面目,只是IP或ID而已。我们戴着面具,穿着马甲,上了网络。在网络上,“没有人知道你是条狗”。既然如此,网民们便未必一定为自己的言论负责,于是,放肆的话可以说,违心的话可以说,无耻的话也可以说。关键只在于“说”,而不在于“说什么”;重心是欲望的发泄,而不是思想的交流。阀门放开了,只顾将水不断喷涌而出,逞一时之快,不必考虑水流泛滥,将会造成多大的破坏。

 

以我观察了将近一年的“百度贴吧·易中天吧”为例,简直日日犬吠,不绝于耳。有攻击诋毁易中天的,有骂攻击诋毁易中天的,当然更多的是双方互骂。可怜那易中天只是无意间一夜成名,不过在《百家讲坛》就曹操和诸葛亮发表了点个人看法,竟在网络上被网民如此蹂躏,仿佛只是任人践踏的一块草坪,并且猫儿狗儿都可以在这草地上屙屎拉尿。如说易中天“惟利是图”、“心理阴暗”;说易中天是“小人”;说易中天“强奸历史”、易中天《品三国》“荼毒时代”。当我了解到有些词汇竟是出自一位文笔不错的少女之口,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网络竟然可以使人放纵和堕落到如此地步!有些言论尽管少有出口成脏的骂辞,但也放肆得可以,张扬个性变成了狂妄。动不动就有人扬言关于三国历史的见解在易中天之上,要“PK易中天”。据说狂妄有两种,即“有知的狂妄”和“无知的狂妄”;我在网络上看到的,更多的是后者。古希腊人视为美德的克制消失了,良心不见了,上帝死去了。陀思妥耶夫斯基曾说,假如没有上帝,我们什么做不出来啊!

 

前几天刚刚在网上发现了一个特大新闻:“邓晓芒坑师案”。2007年9月15日,有一名为“高原草根”的网民在天涯社区网站发表了一篇《武汉大学惊爆学术丑闻,无耻教授邓晓芒学术不端坑蒙老师》的文章。后来一个网名“逢观清”的人发表《邓晓芒坑师案中的“小人”指数表》,文章开头引用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一句话:“庸众总是渴望德高望重的人身败名裂。”小文只想讨论网络及网络生活,无意对此“案”置喙,发表看法。但是显然,如今的网络仿佛文革期间的大字报,是搞臭一位“德高望重的人”的绝妙手段,也是满足个人报复欲望的一股极为有效的强大力量。网络确实增强了人的力量,但假如这力量完全掌握在“庸众”手中,其性质与原子弹控制在疯子手中,并无两样,两者都足以令人毛骨悚然。

 

而在网络之上,所谓“真实”或曰“真相”,也更加扑朔迷离了。人说网络是一个“虚拟世界”,可以比拟于曹雪芹设想的“太虚幻境”,“假做真时真亦假,有为无处有还无”。既然连身份都是虚拟,那么一切言说、观点和感情的真实性自然也全都值得怀疑。网络是一种力量,而要在网络上发现真实,则需要你付出更大的力量。真实就像埋在地底的煤矿,需要穿透一层又一层坚实的地层,深入地下数百米才能触及。在网上生存,必须身披铁盔犹如穿山甲,既用以保护自己,也用以穿透掩盖真实的种种障碍。古希腊神话中,智慧女神雅典娜一出生就现披坚执锐之相,而在网络之上,神话竟是现实。当网络上的海量信息将你陷于灭顶,一点点真实便好似一座海上岛屿。

 

欲望各种各样,有出名的欲望,报复的欲望,也有权力的欲望。这些欲望原本或许只是隐藏在心里,有了网络,便一一现形。那个作家济济高手如云档次颇高的真名论坛现在内部分裂了,分裂的原因,据说是由于专制。网上传闻,建立这个网站的吴洪森把真名论坛视为自己的私人产物。有人打个比方,吴洪森盖了一幢房子,邀朋友前来居住,朋友们纷纷出力装修房子,搞得美轮美奂,有一天吴洪森外出,无意得知地震的消息,便把房子的产权重新收归己有。而那些被驱逐出门的网友,只有另盖楼房,于是有了燕谈社区。我平日只是偶尔去真名论坛混混,不了解这件事情的内幕,也不知道这一传闻的真假,对此事不欲评价,只是转述一遍,借这个例子说理。网络生活确实自由,但当这自由没有了外在的约束和内在的自律,便会发展为压制他人的自由来满足自己的自由,而一旦自由被收归个人,便演化为独夫的自由。网络生活中也有权力欲,也有专制,甚至比现实生活尤有过之。

 

有两种相反相成的奇特的欲望,通过网络被无限放大了。一是暴露癖,二是窥视癖。木子美现象和芙蓉姐姐现象,都是暴露癖的网络先例。前者暴露自己的心理,后者暴露自己的身体,其目的都是吸引眼球,呼唤关注。而木子美和芙蓉姐姐竟成为红极一时的人物,则表明广大网民的窥视癖是多么的强烈。网民具有双重身份,既是暴露者又是窥视者。网络无限制,任何一个生存于网络的人都可以任意暴露自己的隐私。网络无隐私,任何一个生存于网络的人,都有可能被偷窥,被曝光。网络生活,不妨随心所欲,为所欲为,但同时也必须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网络生活最大的悖论在于,我们的本意是张扬自我,结果却往往丧失自我。丧失自我的集中表现,便是人心浮躁,无法深思。网络世界是一个浮光掠影的世界,因为总的来说,网络是一个信息储存库。事实不等于价值,材料不等于思想,大量的信息萎缩阅读能力和思考能力。《西方正典》的作者布鲁姆说道:“我们正在经历一个文字文化的显著衰退期。我觉得这种发展难以逆转。媒体大学(或许可以这么说)的兴起,既是我们衰落的症候,也是我们进一步衰落的缘由。”我觉得确实如此,而“媒体大学”的研究生院,非网络而莫属。在网络上浏览文章,远不如手捧一部书籍,在上面写写画画来得惬意,来得扎实。令我深感奇怪的是,网上的文章总是蜻蜓点水走马观花一目十行,很难静下心来细细品读,便是认真读完也很快就忘记了,只有复制下来打印出来的文字,阅读才能深入人心。据说这也是大多数网民的体验。电视让人读图而非读书,可能导致观众逐渐丧失思考能力,网络则让人掠过而非逗留,允许人可以不经思考随便发言;电视制造白痴,网络则使人疯狂。一旦这种疯狂被带到现实生活中,生活的质量便被败坏了。

 

能否让网络归网络,现实归现实,如耶稣所言“恺撒的归恺撒,上帝的归上帝”?我以为很难。网络生活和现实生活之间,决非如此泾渭分明,更不可能一刀两断。事实上,在我看来,网络生活早已不是处于现实生活之外的彼岸世界了,它本身就已经融入现实生活,构成现实生活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我不大相信,一个在网络上不会克制自己的人,在日常生活中就能自我克制了。同样的道理,一个在网络上无法独立思考和深入思考的人,这只能说明他本来就缺乏思考能力。扩而充之,一个国家的网民素质差,这也只能说明这个国家的国民素质本来就差。

 

在《论语·季氏》中,孔子曾经质问学生:“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答案是明确的,当然是守护笼子和匣子的人了。对于网民而言,这个人就是自己。网络生活,大势所趋,在所难免,但当我们寄身其间,当我们遭遇网络与真实、网络与隐私、网络与思考、网络与伦理等问题时,惟一能够把握的只是自己,惟一应当把握的,也是自己。如果不能够把握自己,所谓“网络伦理”只是一纸空文、一句口号罢了。   (2007-10-17)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