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勇健 的博客

向现实猛进,又向梦境追寻。

 
 
 

日志

 
 
关于我

1973年10月生于福建省福清市。2003年毕业于东南大学艺术学系,获博士学位。现任教于厦门大学中文系。已出版著作有:《永恒的偶像——关于雕塑》(厦门大学出版社,2002年),《作为艺术的舞蹈——舞蹈美学引论》(百花洲文艺出版社,2006年),《创造的奥秘——李维祀雕塑艺术研究》(岳麓书社,2007年),《我看易中天》(四川大学出版社,2007年),《艺术原理新论》(学林出版社,2008年)。

网易考拉推荐

三十四岁  

2007-10-26 12:49:41|  分类: 生活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十四岁

 

 

 

电脑右下角的数字从23:59闪到00:00,我的心随着它猛的跳动了一下。已经盯着它看了许久了。等待着那数字优雅如舞蹈动作般轻轻往前一闪,如同等待严厉的审判。在这短短的一秒之内,时光走完了一年。新的一天开始。今天是我的生日,我34岁了。

 

数字诚为一项不可思议的发明,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比如今天,它就让我失眠了。在黑暗中我思忖着,人的一生,就像被关在一个暗无天日的牢笼里,极目远眺,艰难地辨别着牢外的斗转星移,用指甲在木板上刻着一道道痕迹,一年一道,一年一道,不觉已经刻了34道了!

 

时针、分针、秒针重叠在一个钟表的数字标识之上,那一瞬间,时间在我们的眼里滞留了一小会儿。那细细的秒针显得特别地沉重,那短短的一秒显得特别的悠长,时间似乎进入了数字的魔圈,中了数字的魔法。过了好一阵,它才竭尽全力突然一跳,逃离了数字的禁锢,清醒过来,抖擞精神,一如既往,继续行走。时间始终在滑过,年龄始终在增大,然而平时,我们习而不察,好像小数点背后的无声无息的累加不曾进入视野,直到生日,直到一个明确的数字跳将出来,我们才猛然意识到,时间原来川流不息。涓涓细流或点点滴滴都不会引人注目,水滴石穿才触目惊心。生日这一天,总是特别的漫长。在生日中我们想许多事情,做许多事情,让这一天显得充实,显得沉重,显得富有意义,显得与平时不同。十余岁时的生日,是春日枝头绽开的花骨朵,庆祝生日有如赏花,有如节庆。生日就是成年礼。三十四岁庆祝生日,或许是施展另一种巫术的方式,巫术的原理,就是让时针分针秒针重叠起来。对付时间,除了巫术,别无选择。

 

平日走在校园,问路的游客总是对我说“这位同学,请问……”两年前步入教室踏上讲台,听到有学生在窃窃私语:“这么年轻!”前天才刚刚告诉一个人,我早已结婚了,儿子都已经快六岁了,他给我一个惊诧莫名难以置信的面孔。“我是早婚早育!”每次面对这种表情我都这么回答。可是,26岁结婚,28岁生子,还算早吗?我只是外表显得像个大学生,或者,心理也还比较幼稚,其实年龄已经老大不小了。

 

人生七十古来稀。三十四岁,已经走完人生的一半了吧?记得十七岁那年,高中三年级,在生命的四分之一的阶段,我写了一幅小楷书法作品,落款中感叹十七岁的生命还没有着落,一事无成,前途未卜。十七年过去了,今天我感慨依然,只是书法变成了文字。一年四季,对应着人生四季。十七岁,正当春季结束夏季来临之际;三十四岁,正当夏季结束秋季来临之际。屈原的诗句在脑中闪现出来:“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当我进入并度过生命的秋天,会不会依旧感叹生命白白落空?

 

比数字更加不可思议的,是生命本身。三十四岁,从小学到博士,知识增加了;从学生到教师,身份明确了;从呀呀学语到身为人父,人生阅历增加了。爱情、婚姻和家庭生活体验过了,经常的失败和偶尔的成功经历过了,从写书到出书的过程也尝试过了。世界在展开,世界在扩大,世界在成形。可是,同时却在不知不觉之间失去了什么。得到和失去犹如双生兄弟。上升的路和下降的路是同一条路。正在展开、扩大和成形的世界,淹没了其他的世界,或许,那是更加美好的世界,谁知道呢。是的,可能性消失了。一个孩童,什么都还没有经历过,正因为如此,他什么都可能经历。他可以把他的房子任意塑造为宫殿、庙宇、坟墓、监狱、商场,或者剧院。三十四岁的人,一切可能都成了无可挽回的必然。他已经把房子盖了一半,只能继续盖下去,马不停蹄地盖下去,争分夺秒地盖下去,争取在生命结束之前为房子封顶。运气好的话,还可以为它搞搞装修。但不论房子盖到什么程度,盖成什么样子,都不可能另起炉灶了。这就好比我们的父辈,一辈子竭尽所能倾其所有,只能勉强购买一套商品房。

 

然而,总有一种可能性,始终不会抛弃我们,那就是死亡。房子也许盖不完呢!据说蒙田有一次和朋友在野外散步,突然拔腿往家里跑,那朋友赶来质问缘由,蒙田说他那一刻有一些想法,急着要写下来。那朋友十分惊诧地问道,慢慢走回家来写不可以吗?蒙田回答,要是我在走回家的路上,突然倒地而死,那我不就永远没有机会写了吗。啊,三十四岁,古往今来,死在这个年龄之前和之上的人如恒河沙数。在原始社会,男子平均年龄不过二三十岁,三十四岁已算长寿了。在如今这个“高龄化”社会,死亡也可能在毫无预备的情况突然袭来,结束一切,一如蒙田所言。一想到明天就可能死去,我就感到毛骨悚然,心胆俱裂。

 

年龄是时间的标志,死亡仍是时间的别名。生命惟一不可战胜的永恒对手就是时间。三十岁过后,一个明显的感觉就是,身体状况大不如前,以前可以动辄通宵,现在只能适当熬夜。另一个更为明显的感觉是,时间越来越不够用了。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情,每天都是心不甘情不愿地上床睡觉。熬夜是与时间争斗的挣扎,失眠是与死亡对抗的煎熬。时间的步伐在三十岁后突然加快了,恰似一块从高空落下的石头,由于重力加速度而越来越急。而生命与石头的不同,就是它面向死亡而去。人所异于顽石的,在于后者无知无识,一任重力加速度的控制,前者可以自欺,以为自己靠了自己的努力,可以延缓衰老,阻挡时间,可以移开眼睛不去正视死亡。

 

活了三十四年,也死了三十四年。我不能确知的是,究竟我的生命将停留在哪一个明确的数字上。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做一篇短文祭奠我过去的生命,也庆祝我的第三十四次诞生。以往种种譬如昨日死,今后种种譬如今日生。  (2007-10-26)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