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勇健 的博客

向现实猛进,又向梦境追寻。

 
 
 

日志

 
 
关于我

1973年10月生于福建省福清市。2003年毕业于东南大学艺术学系,获博士学位。现任教于厦门大学中文系。已出版著作有:《永恒的偶像——关于雕塑》(厦门大学出版社,2002年),《作为艺术的舞蹈——舞蹈美学引论》(百花洲文艺出版社,2006年),《创造的奥秘——李维祀雕塑艺术研究》(岳麓书社,2007年),《我看易中天》(四川大学出版社,2007年),《艺术原理新论》(学林出版社,2008年)。

网易考拉推荐

希望  

2008-11-22 19:07:15|  分类: 生活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希望

 

 

   

有时实在搞不懂,人为何总是要有希望。

 

这好像不成其问题。人不得不希望,就像人不得不呼吸一样,有人追问人为何呼吸么?或许早先有人发问过,而科学一劳永逸地给出了答复。然而稍作思索便发现,呼吸是生理之事,希望却是心理之事。希望其实并不是呼吸,希望问题也不是一个科学问题,无法给出一个确凿无疑的答案。它是一个生活中永远悬欠着的一个问号。

 

人生本是问号,只是希望把这个问号放大了。希望大概是人之为人的标志。人,半属现实界,半属理想界,就像日本动画片《虫师》中的那种生存于半明半暗虚虚实实之间的若有若无的虫子。倘若仅仅关注现实,人就成了“物质主义者”。其实,就连纯粹的物质主义者,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有理想的,譬如说赚钱,譬如说下一次的更高享乐。法国哲人阿兰和日本诗人萩原朔太郎都曾说,如果你极想赚钱,那你就一定能够赚到钱,倘使始终赚不到钱,则只能表示你那赚钱的愿望还不够强烈,或者说,说明赚钱并不是你真正的生存意志之所在。赚钱,源源不断地赚钱,为赚钱本身而赚钱,这便是拜金主义者努力的目标、奋斗的希望。由此看来,充满希望和自我保存一样,都是人之所以为人的本质所在。关于“自我保存”,近代哲学家已经讨论了好几百年,而关于“希望”,似乎少有正面追究的哲学家。幸好伟大的柏拉图早已写出了《理想国》,并且使《理想国》成为哲学的代名词。

 

当然啦,赚钱也许只是一种简简单单的“欲望”。我们平时所说的“希望”,与单纯的“欲望”有所不同:欲望常常纠缠于事实,希望则指向价值;欲望必然希求着实现,希望则并不承诺兑现,甚至可能永不实现。希望总是超出现实,指向美好和光明、代表着理想之境。古希腊神话说,从潘多拉的罐子里飞出衰老、疾病、疯魔、怨怼、悲哀、邪恶、瘟疫、饥荒等灾难,幸好最后,那罐子还飞出了一个翅膀发光的怪物,那就是希望,有了希望,人类才没有自相残杀以至于灭亡。自潘多拉以来,人类便与希望共始终。

 

只要是人,就要希望;因而只要活着,就有希望。活着本身就意味着可能性,意味着希望。我们常劝那些陷入绝境失望透顶心如死灰了无生趣的人:“好死不如赖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假如一个人顽劣邪恶、道德败坏,竟到了“毫无希望”的地步,那他大概不是“病入膏肓”、“不可救药”,就是“恶贯满盈”,毫无“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可能性,无异于把做人资格都给剥夺了。只要还有希望,人生就还是值得一过的。一个人所能陷入最悲惨的状况,就是无望的状况。看到希望就等于看到光明。毫无希望的人好比一粒丧失生机的种子,与树木花草绝缘,那是一种名不副实的存在、非存在的存在。

 

人总是怀有希望、人不得不希望,这说明什么呢?说明人生根本上乃是一种欠缺、一种匮乏。欠缺的人希冀着圆满和完善,好比局部思念着整体,现在奔赴着未来,孤独向往着爱情,故有希望。雪莱有诗云:“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这便是希望。希望是人的宿命,是人人不得不背负的十字架。有时想想,人类这种可悲可怜的、卑微邪恶的造物,居然怀抱着美好的希望,这岂非宇宙间最大的悖谬?然而人类并不以此为悖谬。基督教还把信仰、爱、希望视为三大美德。猜想其中的缘由,大约满怀希望的人,必定坚信着一个比平庸的现在要美好得多的境界、比罪恶的人要高尚得多的存在,那个境界,那种存在,我们称之为神、上帝,伊甸园。因为希望,所有的人都积极超越自身趋向上帝、乃至渴望成为上帝。旧约圣经已一劳永逸地为人下了一个定义:人是一种怀念伊甸园的堕落的造物。

 

从宗教回到世俗,希望也许确是一种美德。充满希望大概总是好的。惟其有希望,乃能有超越。希望使人进步,因为希望便是对未来的期盼、对现实的不满。不足、不满使人试图超越不如人意的现状,正如种子为长成参天大树而奋斗。鲁迅说过:“不满是向上的车轮。”有了希望,并且为希望而努力,事情似乎总是越变越好。于是,希望有时成了人活下去的动力。为了活下去,我们需要不断地为自己制造希望,哪怕这希望竟是完全虚幻也罢。史铁生《命若琴弦》中的那老瞎子,为小瞎子灌输了一个希望:只要弹断一千根琴弦,就能得到治愈双目失明的药方,当这一希望沦为虚妄,他便再次设立的一千二百根琴弦的目标。

 

这样看来,希望是一把双刃剑。希望是美好的,同时希望也可能是虚妄的。希望的悖论在于:正是希望证明着人的存在,然而希望本身,却是一点都不实在的。的确,任何一种希望,由于其未曾实现、难以实现,甚至不可实现,遥不可及,终归都是不可证实的东西,因而任何希望总不免带有几分欺骗性。如此穷到究竟,人的一切希望,归根到底都如同那老瞎子的一千根琴弦,都是“美好的希望”,都不现实,都是虚妄。那雨后的彩虹,美得令人炫目,可是它没有实体,只许远观,不可触摸。我们的一切希望,都是镜花水月,都如梦幻泡影,经不起手指的轻轻一戳。一旦希望的肥皂泡突然破灭,那将是何等的残酷!承受这种残酷的人,岂非更加痛苦?好吧,痛苦之后,我们还是不得不振起新的希望,然而,越是长于希望的人,就越是要饱偿失望之苦果。更不必说,怀有虚妄且美好的希望,为虚妄且美好的希望所迷惑所引导,等于自欺。人是一种不得不自欺的生物么?人必须自欺才能生活么?一种自欺的生活,是真实的生活么?

 

希望带来超越的意向,但希望也可能使我们脱离大地和大气,活在真空之中。希望带来光明,但在那希望的微弱之光背后,藏着无边无际的黑暗。希望是人生苦海中的安慰,同时也未必不是一种更深刻的折磨。试问,为希望所苦,岂非是一种最根本的苦?生而为人,始终怀有希望,但我们也有必要学会诅咒希望。因为所谓人生,无非是一轮又一轮的希望破灭之途罢了。一切希望,结果均是失望。好一个令人绝望的人生!

 

然而鲁迅又说过:“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同。”惟有那种在人生苦海中为希望和绝望的波浪反复颠簸得五脏六腑都移位的人,才能有这样透彻的见道之言。在生活中,失望乃是常态,乃是必然,绝望其实未必。正如无法想象无水的海洋,真正的和彻底的绝望也是不存在的——只要我们活着!所谓的绝望,只是生命之曲中暂时的和偶然的休止。“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乃是自然和人生必然遵循的节奏。因此我想,一边诅咒希望,一边反抗绝望,怀着绝望之心希望着,这或许就是智者所选择的心态吧。 (2008-11-22)

 

 

 

  评论这张
 
阅读(3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