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勇健 的博客

向现实猛进,又向梦境追寻。

 
 
 
 
 
 

 

(郭按:这篇旧文去年在新浪博客上贴出,不过三五天,我就把它删除了。时过半年,全然忘却。前日却偶然发现,有人在其他地方贴出这篇拙文,于是决定重新贴出。)

 

 

论通俗艺术的美学辩护

——兼评孔庆东《电视传播的雅与俗》

 

 

 

黑格尔说过,“哲学是时代精神的精华”,其实,一般学术研究中也有“时代精神”或时代风气。有的学者比较关注较为持久的“终极问题”,有的学者比较关注时代问题。以美学而论,近年来备受关注的时代问题,主要有“生态美学”、“环境美学”、“身体美学”、“通俗(艺术)美学”等。从美学和艺术批评的角度为通俗艺术辩护,已成为当今世界学术的一股时代潮流,以翻译过来

作者  | 2010-3-23 10:02:03 | 阅读(5681) |评论(1) | 阅读全文>>

寻找失落的笔法——评孙晓云《书法有法》

2010-3-20 18:11:57 阅读6788 评论1 202010/03 Mar20

 

 

 

寻找失落的笔法

——评孙晓云《书法有法》

 

 

本想做一回“标题党”,起一个较能吸引眼球、乃至较为煽情的题目,如“一个美女书法家的自白”之类,转念一想,本文要写的内容并无丝毫“八卦”,且自以为与“学术”尚能沾点边,还是自高身价,严肃一点为妥。实际上,若非望文生义、浮想联翩,把小文命名为“一个美女书法家的自白”是相当准确的,因为其一,正如文坛有所谓“美女作家”,书坛亦有“美女书法家”,而这一称号,孙晓云当是众望所归;其二,《书法有法》在表述方式上,实在就是“一个书法家的自白”,是一个书法家数十年如一日念兹在兹探索书艺解决困惑的心路历程,用孙晓云自己的话说:“采用第一人称,将我学书的经历与困惑如实地告诉读者”。此一历程的核心,便是“寻找失落的笔法”。如是,且休要在文字上耍花招,故意沾花惹草招蜂引蝶,便以“寻找失落的笔法”言归正传直奔要害去也。

作者  | 2010-3-20 18:11:57 | 阅读(6788) |评论(1) | 阅读全文>>

关于文化大国

2010-2-4 11:27:40 阅读14769 评论97 42010/02 Feb4

 

 

关于文化大国

 

 

“文化大国”是一个时髦的词汇。最近《南方周末》的一个“文化论坛”与厦门卫视做了“关于文化大国”的节目,主持人是易中天,嘉宾是资中筠、邓晓芒和韩寒。在现场观看节目录制过程,或者说他们的对话过程,我以为深层次的和学理性的对话未能展开。韩寒固然妙语迭出,很有才华,想是有希望的作家,但他学识储备不足,不能够谈“学理”;资中筠很关注现实也颇为理性,富有正义感,但缺少寻根究底的反思维度,似乎未能与哲学家邓晓芒进行真正的对话;易中天作为主持人,貌似被大大限制了表达个人观点的机会。当然了,要求一个电视节目深入谈学理,大概是南辕北辙;电视台或报社并不是研究院,媒体是从不搞学术的。媒体自有其运作方式,我无能也无意评论一个电视节目的好坏,更何况这节目刚刚录制,尚未播出。然而这个主题毕竟值得一想:中国是不是文化大国?

作者  | 2010-2-4 11:27:40 | 阅读(14769) |评论(97) | 阅读全文>>

凝视神秘,说不可说——为邓晓芒《灵之舞》新版作

2009-11-20 23:17:40 阅读8013 评论16 202009/11 Nov20

 

凝视神秘,说不可说

——为邓晓芒《灵之舞》新版作

 

郭勇健

 

 

 

人称“德国浪漫派的最后一个骑士”的黑塞,在他的小说《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中,借雕塑家歌尔德蒙之口,道出了他对许多技艺精湛的艺术作品的不满:“它们缺少一点主要的特征:神秘。而最杰出的艺术品与梦境之间的共同点也就是:神秘。”我愿把这里的“艺术”二字换成“哲学”。许多以“哲学”为名的著作之所以索然寡味,就是因为它们往往把哲学弄成一门技艺,从而丧失了使哲学成其为哲学的关键:神秘。一部著作,倘若未能感应神秘、无力凝视神秘,纵使读书破万卷,哲学史料倒背如流,引文信手拈来,注释密密麻麻,外语琅琅上口,仍然处于哲学的外围,只能与哲学擦肩而过。就让各种金碧辉煌的获奖证书颁给那些擦肩而过的“哲学的外围”好了,反正这脂粉也涂不到哲学女神的脸上。获奖证书与哲学无关,掌声亦与哲学无缘,哲学倒是与寂寞、孤独定有三生之盟,一如邓晓芒的《灵之舞》于1995年面世之后,寂寞了十余年。何以故?哲学与神秘为伍之故。“凝视神秘,说不可说。”——窃以为,这既是艺术的精髓,也是哲学的要义。

作者  | 2009-11-20 23:17:40 | 阅读(8013) |评论(16) | 阅读全文>>

随想之二

2009-9-15 13:18:52 阅读5234 评论0 152009/09 Sept15

 

随想之二

 

 

《荷马史诗》写道,当阿喀琉斯与阿伽门农争执,怒极而拔剑之际,雅典娜自奥林匹斯山飞下,来到阿喀琉斯的身边,拉住了他的手腕,制止了他的愤怒。这似乎说明,克制愤怒乃是心中出现神明的结果,或者说,克制愤怒就是神明,而愤怒即是魔鬼。或神,或魔,不过一念之间。傅雷以“怒安”为号,其中有深意在焉。“怒安”才有自由,才有修养,才有境界。心灵自由的境界,即是神的境界。

 

今人动辄以“自由”自期许,然而,自由可谓难矣。自由即是“由自”,那是神的特点。希腊人说,神明才能拥有智慧,人只能“爱智慧”罢了。他们的所谓“智慧”或者“爱智慧”,穷到究竟,不过就是“自由”或“爱自由”吧?惟有完全认识自己、掌握自己、控制自己的人,才谈得上自由。自由,有思想自由与心灵自由。真正的思想自由,意味着思想独立,于是自创

作者  | 2009-9-15 13:18:52 | 阅读(5234) |评论(0) | 阅读全文>>

随想

2009-9-14 16:52:10 阅读5321 评论2 142009/09 Sept14

人只能按照自己的性格说话,做事,生活,没有哪一种性格天生地是好的或者不好的,唯一的衡量标准是看这种性格的表现,所带来的究竟是战争,还是和平?带来战争的,不好;带来和平的,好。

 

学习有责任,就是认真,熟练掌握所学的,积极复习所学的,上课认真听讲,课后认真做作业。工作有责任,就是敬业。教师的职责是传道授业解惑。作家的职责是写出好书。做人也有责任。做人的职责是什么?依我看,就是给别人带来快乐。活在人群中,决不是要对人横挑鼻子竖挑眼,好似一只刺猬到处扎针,让人觉得自己面目可憎,避之唯恐不及的。每个人都有义务使别人快乐、轻松、有意思。然而,很多人都忘却了这个做人的根本职责。

 

空中小姐在飞机上的时候,是一个真正的人,因为她实现了人的职责。她面带微笑,她光彩照人,她让人赏心悦目。花朵绽放

作者  | 2009-9-14 16:52:10 | 阅读(5321) |评论(2) | 阅读全文>>

“新实践美学”的成就与局限——与邓晓芒先生对话2

2009-6-1 2:03:29 阅读1421 评论0 12009/06 June1

三  局限

 

胡塞尔在大名鼎鼎的《哲学作为严格的科学》中批判“自然主义”,发表了一番关于批判的高论:“……只是从结论出发而对自然主义进行这种虽然有用而必要的反驳仍然是远远不够的。与此完全相反,我们还必须对自然主义的基础、它的方法、它的成就进行必要的积极的批判,而且始终是原则性的批判。”[36]胡塞尔的这种原则性的批判,最终指向自然主义“将意识自然化”这一根本问题。对邓晓芒的新实践美学的批判,也理当是一种“积极的批判”和“原则性的批判”,没有必要纠缠个别结论的不足和枝

作者  | 2009-6-1 2:03:29 | 阅读(1421) |评论(0) | 阅读全文>>

“新实践美学”的成就与局限——与邓晓芒先生对话1

2009-6-1 1:58:53 阅读1294 评论0 12009/06 June1

“新实践美学”的成就与局限

——与邓晓芒先生对话

 

郭勇健

 

 

一  关于“新实践美学”

 

近年来,对实践美学的批判已成为国内美学界的一股潮流,堪与20世纪80年代的“美学热”相提并论。如果说实践美学的崛起是当初美学热的毫无疑问的核心,那么批判实践美学则可视为当前美学界的一个重点。“建设实践美学”引发了当初的美学热,而“解构实践美学”则成了一个新时期的“美学热”,这真是一幅意味深长的学术风景。无论是当初的崛起和建设还是如今的批判和解构,“实践美学”都被视为一个学派的整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然而,“实践美学”不过是一面旗帜,在这面共同的旗帜之下,其实聚集着为数众多且面目各异的旗手。譬如蒋孔阳先生、朱立元先生的实践美学,与李泽厚的实践美学便有所不同;又如“新实践美学”,与李泽厚的旧实践美学更是明显地存在着极大的差异。这些明显的不同与实质上的差异,使他们的对手没有理由以批判、超越旧实践美学之名而行“株连九族”之举,在批判实践美学的同时附带将新实践美学“一棍子打死

作者  | 2009-6-1 1:58:53 | 阅读(1294) |评论(0) | 阅读全文>>

邓晓芒“新批判主义”札记

2009-5-6 18:24:53 阅读1122 评论0 62009/05 May6

邓晓芒“新批判主义”札记

 

 

 

与一般学院派哲学家不同,邓晓芒有着丰富的人生阅历和独特的求学经历,这些丰富的阅历和独特的经历使他的思想扎根于人生体验,除了根本性的哲学问题,还特别关注现实问题和时代问题,为此他提出了文化发展和建设的“新批判主义”,其代表作为《新批判主义》。在邓晓芒的著作中,我最喜欢《灵之舞》和《新批判主义》,后者仅次于前者,读了三四遍。有些感想,成札记四则。

 

一 他否定与自否定

 

邓晓芒呼吁,中国传统文化必须批判。批判中国传统文化,这是新批判主义的众所周知的立场。有一句话值得思考,就是“中国文化必须在批判中才能发展”。可是这句话容易引起误解,或者让人觉得根本就不可理解:既然批判了,或者既然“否定”了,怎么还是“发展”?我们能靠“否定”来推进中国文化的发

作者  | 2009-5-6 18:24:53 | 阅读(1122) |评论(0) | 阅读全文>>

王鼎钧《文学种籽》

2009-3-7 21:25:03 阅读1023 评论0 72009/03 Mar7

王鼎钧《文学种籽》

 

 

大师似可分为两种,一是创造性的,二是技艺性的。以音乐家为例,作曲家如巴赫、莫扎特、贝多芬等,显然是创造性的,钢琴家如李斯特、小提琴家帕格尼尼、梅纽因等,则偏于技艺性。创造性的大师往往表现为开拓了前所未有的境界,树立了难以企及的规范,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人,乃至彻底改变了后人的思维方式和体验方式。小说大师如陀思妥耶夫斯基,如卡夫卡,大诗人如歌德,如李白,他们在世界文坛出现,就是为了使文学的气象焕然一新,设若人类历史没有他们,文学的面目定然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技艺性大师,并无创造性大师那么伟大的贡献,较之“无中生有”的创造者,他们多半是既有创造物的诠释者、传播者,但是他们在专业技术上精益求精,终于达到神乎其技、登峰造极的境地,令凡夫俗子望尘莫及,完全配得上大师之美誉。创造性与技艺性兼长并美的大师,也是有的,譬如“诗圣”杜甫,譬如“书圣”王羲之,譬如雕塑家罗丹。

 

作者  | 2009-3-7 21:25:03 | 阅读(102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联系方式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